标注产品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长城国际写字楼7层703室

电话:010-56218858

邮编:101100

当前页面:

无人机实名登记可能出现跟踪地图标注?

2017-06-01

自2017年6月1日起,最大起飞重量为250 克以上(含 250 克)的民用无人机,其拥有者必须实名登记。
按5月16日民航局下发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下称《规定》)要求,已购买无人机的用户,须在8月31日之前完成登记注册。逾期未注册,其行为将被视为违反法规的非法行为,无人机使用也将受到影响。
在《规定》中,首次官方定义民用无人机为没有机载驾驶员操纵、自备飞行控制系统,并从事非军事、警察和海关飞行任务的航空器,不包括航空模型、无人驾驶自由气球和系留气球。
红火数年的民用无人机,终于真正开始了行业规范化进程,而这仅仅是试探迈出的第一步。

地图标注

未注册属违法,需在机身贴上专用二维码
民用无人机拥有者在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系统完成信息填报后,系统将自动给出包含专属登记号(UAS+8位随机阿拉伯数字)和二维码的登记标志图片,民用无人机拥有者须将该图片打印为至少 2 厘米乘以 2 厘米的不干胶粘贴牌,并将其粘于无人机不易损伤的地方,保持清晰可辨。
只要扫描每台无人机的专属二维码,相关的信息就一览无遗,包括无人机制造商、产品型号、产品名称、 产品序号、登记时间、拥有者姓名或单位名称、联系方式等,为执法降低了难度。
《规定》还要求,民用无人机发生出售、转让、损毁、报废、丢失或者被盗等情况,民用无人机拥有者应及时通过登记系统注销该无人机信息;民用无人机的所有权发生转移后,变更后的所有人须实名登记该无人机信息。
“麻烦是有的,特别是我们内部经常有互相借用机型的情况,被查到人机对不上号就不好了。但国家出台政策,我们照做就是。”一位有3年经验的无人机飞手对《财经》记者说:“反正是对行业有益的事。”
谁爱“黑飞”:不是小白,就是“玩火”老手
近年来,随着民用无人机技术门槛全面下降,参战的厂商也开始林立,入门级无人机产品价格的全面下探成了必然趋势。
“龙头大哥”大疆兼顾高端专业机型与入门机型,亿航、零度、小米等在两千到三千元档的产品集中厮杀。其中两千元到三千元档的无人机产品,对于此前一直“手痒”却碍于价格不敢下手的消费者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
“问题是‘入坑’的新人太多,又没人教他们一些基本的飞行规则,这就很恐怖了。”在一个无人机爱好者QQ群里提及新玩家越来越多的趋势时,群里的“老飞手”们抱怨不绝,“有些‘小白’(新手)买了机子回来说明书都不看,也没人去教他们,装上就飞,完全不会管天气、起飞环境、机子状况这些。在步行街中心飞的都有,你说可不可怕。”
“玩火”的飞手还有另一个极端群体——太懂无人机,只有自己动手改装,并借此躲过限飞条件才能获得满足感。
近年来,“黑飞”事件层出不穷。仅2017年4月至5月,成都双流机场附近17天内发生至少9起无人机在机场禁飞区“黑飞”事件,导致100多趟航班受影响;5月1号,昆明长水机场也多次受民用无人机干扰,多个航班被迫降落成都、重庆、贵阳等地。
另外,航模是否该被判定为无人机,无人机业界一直有所争议,本次出台的《规定》明确将其排除到“民用无人机”概念之外,这意味着不受实名制监管的航模可能会形成一个规则漏洞。
潘多拉盒子:开源飞控随处可得?
“黑飞”事件中的无人机能顺利避开禁飞区限制,业界普遍认为,这类无人机的飞控软件和图像传输元件被改造过,用于规避禁飞区的飞行限制。
目前全国各机场普遍设置了电子围栏,并与各大无人机厂商都签订了安全协议,合格的民用无人机产品在机场等禁飞区附件起飞会受到飞行管制。一旦“越界”,无人机会立即自动返航。
以大疆设置的禁飞区为例,以机场每条跑道的两端为圆心、半径为4.5公里的圆形区域,由两个圆和边缘连线组成的平椭圆为禁飞区。
据警方披露的无人机照片显示,成都双流机场“黑飞”事件中的两名涉事男子疑似使用了大疆生产的无人机,这让大疆公司品牌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4月25日,大疆公司在谴责涉案人员的同时发出悬赏令,悬赏最高100万元奖励获知该案线索的人员。
大疆创意总监王帆在事后一次媒体会上称,在成都频繁发生的黑飞事件均不是大疆产品所为。据其判断是有人改装了航模,加装了不具备禁飞或者限飞功能的开源飞控、图像传输等辅助手段,并增加了自动飞行能力。
“该类不受监管的开源飞控可以在市场上轻易购买到,然而这类产品尚未纳入监管体系,有很大的风险。”王帆说。
开源飞控,即以开源思想为基础的自动飞行控制器项目(Open Source Auto Pilot),出于技术共享和促进行业整体发展的目的,项目内的无人机软件和硬件基础数据都会被公开。在开源状况下,研发者可以自主改写软件,并参与到硬件研发中。
目前市面上的开源飞控软件没有受到太多的监管限制,使用者的研发和改写还没有引发市场和监管者的关注。开源软件能被轻易改写,开源硬件的购置也没有难度,机架、机翼、电机、电池等组装后就是一台有威胁性的飞行器。
无人机的飞行频段、遥控频段由无线电管理委员会专门分配,GPS和北斗也分配了专用频段。通过无线电干扰,仅切断飞控信号,乱闯的无人机会乖乖地沿原来的飞行路线返航,且飞手无法调整它的航线。
“一些航模爱好者可能给自制的无人机设定非法频段,一些很小的生产玩具或航模的厂家也可能使用非法频段。” 一位研发反无人机技术公司经理告诉《财经》记者。
具体监管:实时飞行状况都能掌握?
尽管《规定》推行后,执法者可以通过无人机机身编号和二维码可以高效获知机主信息,但仍然需要耗费人力进行定期抽查。
“实名制登记之后,利用每架无人机的唯一编号,低空飞行控制系统能做到实时掌握无人机的飞行动态。”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航分会副总干事孙卫国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一套针对无人机的低空飞行监测系统正在部署阶段。
在无人机监管方式上,北京军事科学院军制研究部研究员栾大龙和孙卫国不谋而合,他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推行的实名制监管措施,其实是比较初期的试验。预测推行到后期,在无人机上安装嵌入式元件会是一个可行的监管方案,类似于现在共享单车平台对共享单车的跟踪地图。”
不难预测,无人机监管方式正在逐步智能化地图标注,飞手和无人机信息可追溯的方式也更加多样,这也是无人机行业管理走入全面规范化阶段的标志,也只有更高效和完善的管理制度,匹配得上这个朝阳行业的发展前景。

010-56218858
售前咨询
进度查询
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