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注产品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长城国际写字楼7层703室

电话:010-56218858

邮编:101100

当前页面:

地图-中国汉语方言地图

2014-04-09

无论怎么看,司圆直都是个地道的老外,瘦高个儿,挺鼻梁,深凹的眼眶,说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

正是这个纯老外和他另一个美国同胞,做了一件地道“中国味儿”事情—建起一个收集中国乡音故事的网站,并且还绘制出一份汉语方言地图。

无数人向司圆直抛出这个问题:两个美国人,为何操心中国方言啊?有人在报纸上发表评论说,站进去维护方言的两位美国人,此事很耐人寻味。

还有人甚至用“阴谋论”推测他俩的动机:这俩人是不是美国派来的间谍?而面对这样的质疑,司圆直会用一种美国范儿来回答—耸耸肩,摊开手,无奈地笑笑。

两个美国人给他兴办的汉语方言网站,起了个带有中国激进语言色彩的名字—乡音苑”

乡音苑上,花花绿绿的图钉”插在一张电子地图上,而每一颗图钉代表着一段方言故事。点击这些图钉,可能会冒出粤语、吴语、赣语、客语、闽语、湘语…

如今,这个页面看上去还很简陋的网站,一共收集了377段汉语方言录音。而这个数字会一天天变化,新图钉会被悄然插上这张地图的某个角落。

去年4月,乡音苑正式上线后,这个网络带宽本就不强大的网站,曾经一度被挤得瘫痪。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关注这个老外办的汉语方言网站。

这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也发现,自打2007年来了中国,整个人越来越“北京范儿”说一口带着京腔的普通话,舌头往上一卷,轻而易举地发出一个儿化音,比方“聊天儿”住在一个没有电梯的老居民楼里,经常跟楼下的大叔大妈拉家常。

初到北京时,司圆直觉得自己的汉语还不错,大方地跟当地人交流,却发现“完全出乎意料的东西”比方,坐在出租车上,跟一位来自延庆的出租车司机聊天,这位司机“不说延庆,说燕(音)庆”理发店的师傅、小卖部的阿姨和小区里的大妈,说话的口音不完全相同。身边的朋友,不少人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跟父母打电话,跟发小儿聊天,好像每个人都有一段秘密生活”

中国人会说,这有什么了不起,就是这样呀。但要知道,这对一个来自美国、讲英语的人来说,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说起在中国的方言“奇遇”这位老外,眉毛微微向上扬起,似乎还沉浸在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中。

司圆直的母语世界里,人们讨论更多的不是方言,而是口音。曾向人们展示一幅美国英语的口音地图”看上去像是几块不同颜色的积木搭起来的拼图。

从东北到南方,再到西边,会有不同的英语口音,但是这些口音差别不大,无非是东北普通话和台湾国语的差异”而汉语方言远超这个美国人的经验,有的方言,跟普通话完全不同”

很多中国人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一个老外眼里,因为有了陌生感”而变得珍贵起来。2007年,司圆直建了一个语言博客,中文名叫“北京的声儿”跟人聊天时,听到有人讲“好玩儿”方言,就录下来放到博客上。

后来,司圆直在博客上认识一个同样热衷汉语方言的美国人。那是一位在台湾研究中国方言学的留学生,给自己 起了个不少中国人会念错的名字—柯祎蓝。

柯祎蓝曾在上海和江浙一带居住,令他感到惊奇的来自一个地区的朋友,同样说的吴语,但几乎听不懂对方讲的方言”

领略汉语方言“广博之美”同时,这两个老外凭借天然的陌生感”敏感地观察到另一种容易被本地人“熟视无睹”现象—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汉语方言正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

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尤其是离开家乡的年轻人,生活在普通话的世界里。用普通话与家人聊天、和同事寒暄、听老友叙旧、找校友聚餐”这不免令这两个老外担忧,中国人的方言将不知不觉随着时间而沉默”

司圆直在中国学会一句唐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但是看来,乡音无改”几乎只能是田园时代的故事。就说他搭档柯祎蓝,先后走过几个中国城市,汉语口音也发生着变化。起初在上海学着洋泾浜味道的普通话,去台湾后难免被同化为“台湾腔”

事实上,担心汉语方言逐渐缄默的人,不只是两个老外。国内一个有名气的记者闾丘露薇,多年前一篇博客文章里写道,回到上海,亲戚朋友带着孩子聚会。言谈之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仔细一想,原来我这些地地道道上海出生长大的人,用普通话聊天”

作为一个语言学研究者,华侨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建设对汉语方言的生存现状颇感忧虑,即使在广东、福建等方言强势省份,也不可防止地存在方言逐渐被挤压的现象”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作协副主席赵丽宏提交了一份保护方言的提案。提案里写道,方言是地域生活和文化的口头表达。方言如果消亡,乡音会变味,乡愁会无处寄托”

早在2008年,司圆直和柯祎蓝心中有了一个宏大的计划—绘制一份汉语方言地图。这份方言地图,从一个大胆的想法变成现实,花去了将近四五年时间,因为这个工程大得难以想象”

乡音苑初具雏形时几乎毫无名气,而网站上收集的方言录音只有零散几段。为了推广乡音苑,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任教的司圆直,有时会“蹭”中文系的课。运气好时,可以占用课堂上几分钟时间,号召更多中国年轻人加入他收集乡音故事的计划。

北大哲学系的女生武翔凤,方言课上听到司圆直介绍乡音苑后,激动地写信表示想成为一个志愿者。乡音苑的志愿者队伍变得越来越庞大,中有台湾教客家话的中年女教师,留学美国的90后湖南男生,以及在波兰实习的年轻助教。

目前,绘制的汉语方言地图的幅员在不时地延伸。起初,这张地图只有中国沿海地区的一小块,后来扩展到内陆地区。如今它没有国界,向东延展至韩国首尔,向南抵达越南胡志明市。

密密麻麻的小图钉几乎占据半张地图,有的小图钉紧挨着重叠在一起,当电子地图被鼠标不时放大,才干找到清晰的位置。

不过,这份地图至今仍留有不少空白。有人写信问司圆直:为何这张地图上没有我家乡的方言?司圆直回答,只有上传你家乡方言,那里才不会是一个空白”

司圆直看来,这个宏大的汉语方言收集计划,单靠他两个老外,简直是天方夜谭。眼中,乡音苑是一个保管汉语方言的平台,就像维基百科”这里,每一个用户都可以贡献一段家乡方言,也可以协助网站将每段方言转录为普通话以及英文。

普及五湖四海的中国人,这个外国人办起的网站上,找到一个可以大大方方吐露乡音的地方。而对于很多远离家乡的人而言,乡音苑就像一个可以诉说乡愁的秘密花园”有人用吴侬软语讲述“俚公公奶奶(爷爷奶奶)爱情故事”有人用江淮官话回忆“雨从早到晚哗哗直倒,卡车在直刺(直冲)过去,踩着烂淤泥子回家”童年经历,还有人用粤语念儿时的童谣“月光光,照地堂,仔你乖乖瞓落床”

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小伙子用武汉方言感叹:异国听到乡音是蛮美好的事情。有一天,写语言学论文时碰到几段汉派作家池莉的语料,真是太地道了不知不觉就脱口用武汉话念了进去,真是爽快。自己一个人,乐呵呵地笑出了声”

这张汉方言地图上,最南端的一个小图钉地处越南胡志明市。点开那个代表闽语的深蓝色小图钉,可以听到一位在国外生活多年的中年妇人喃喃地说:无爱互此撮将来此撮囝弟许,唔记得潮州话做呢呾,互俺个祖公个潮州话传落来(不希望将来那些后代,不记得潮州话怎么说,让我祖先的潮州话传承下来)

这两个美国人收获的远不止点击量。一家媒体给他颁发了公益行动奖”颁奖词是两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抢救中国方言,这是什么精神?文化无国界,传承有情怀”

司圆直不愿给乡音苑赋予过分“高大”意义,反而总是强调“对方言,说不上维护,保管。乡音苑上有这样一句话:无力阻止这样的改变,但是希望保管住方言这份文化遗产。

就在两个美国人挽救中国方言的美谈被人们津津乐道时,兴办的乡音苑却时刻面临着生存危机。自从兴办乡音苑以来,司圆直和柯祎蓝一直自掏腰包。试图募集资金,但是账上的数字仍然不令人满意。

因为缺钱,只能给网站租用普通的服务器,以至于音频播放时时常会磕磕巴巴,难免有人会被吓跑”修改意见拉出一条长长的单子”但又没钱聘用专业的网站设计者—全靠柯祎蓝自学编程和代码,将这个网站维护至今。

司圆直和柯祎蓝的设想中,那张汉语方言地图,可以扩展到更远的地方,地图上,中国的每一个乡村甚至每一个村庄,都会被插上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小图钉。

不过,司圆直最担忧的乡音苑有一天会撑不下去”

010-56218858
售前咨询
进度查询
售后服务